校友园地
您现在的位置:校友风采 字体:   
三十年铸就“彩虹的脊梁”——记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、同济大学桥梁专家范立础院士
发表时间:2012-05-16 阅读次数:1551次

 

三十年铸就“彩虹的脊梁”——记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获得者、同济大学桥梁专家范立础院士

来源:中国教育报  发表时间:02/03/2010 阅读次数:3854
  ■本报记者 沈祖芸 通讯员 董少校 

  “我校范立础院士领衔的‘大跨高墩桥梁抗震设计关键技术’荣获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,这是我校的历史性突破,也是今年上海唯一的一等奖。”“喜报”赫然置顶于同济大学校园网,师生们无不为之振奋。 

  这边,一袭暗格条纹西装的范立础走在校园的林阴路上,依然中气十足,声音洪亮,隔着一段距离,记者仍能听到他与同事的对话,谈论的依然是大桥。 

  大桥,是他全部的工作,也是他全部的生命。77岁的范立础淡泊名利,他说:“我期待着学生们快快成长,我愿做后生们的‘人生例题’。” 

  30年实现桥梁大震不倒小震不坏 

  1976年的唐山大地震,敲响了建筑防震的警钟,也开启了同济大学的抗震研究。范立础告诉记者,当时他们去灾区调研,发现房屋构件根本不防震,才会导致如此重大的损失。他的恩师、时任同济大学校长的李国豪院士立刻意识到,随着我国经济社会发展,建筑物防震,尤其是大型桥梁、公路的防震将越来越重要。李国豪院士当即给范立础布置了一个课题:研究桥梁抗震技术。 

  没想到,这个课题一接手就是30年。30年来,课题组不断追赶国际同行的先进水平,引领国内的桥梁抗震研究。如今,这个研究团队已拥有11位专职研究员,培养博士、硕士100余人,还为社会培训了300多名高级技术管理人员。 

  在桥梁寿命期内,破坏性地震发生概率非常小,要求结构所有构件都能抵御极端地震而不发生损伤,既不经济又不现实。范立础院士经过深入研究,提出了基于寿命期与性能的大跨桥梁抗震设计方法,用尽可能少的投入,实现桥梁大震不倒、中震可修、小震不坏,突破了如何经济合理地保证大桥抗震安全性的关键技术难题。 

  如今,“大跨高墩桥梁抗震设计关键技术”已在国家行业标准《公路桥梁抗震设计细则》中得到体现,并成功应用于多座世界顶级大桥的抗震设计中。据统计,我国正在建设的400米以上大跨度桥梁有23座,其中16座采用了范立础团队的成果。他因此被誉为“彩虹的脊梁”。 

  多方奔走,呼吁重大工程强制装强震仪 

  2008年5月12日,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夺去了数万同胞的生命,不少桥梁瞬时垮塌。范立础团队的技术成果应用于四川雅泸高速公路的30余座桥梁都完好无损。作为一位桥梁抗震专家,范立础多次参加相关研讨、讲座,为灾后重建工作献言献策,并向公众普及科学知识。 

  范立础认为,国内强震记录台站偏少,在重大工程建筑物上安装强震仪、风速仪,记录和观察地震期间的相关数据,非常有必要。但由于强震仪价格不下10万元,比较昂贵,范立础就建议在地震区的新建高层建筑中强制安装,费用由开发商承担。 

  针对地震后不少人以房屋是否倒塌来判断其建筑质量优劣的状况,范立础呼吁,我国要引入“工程法医”制度,通过多种检测手段综合确定建筑毁损的原因。他说,地震中建筑倒塌的原因不仅涉及地震本身的因素,还要从建筑设计、出图纸、施工等多个环节进行严密细致的评估。范立础希望,“工程法医”对灾区建筑进行全面细致的“体检”,为形成适用于我国的强震区建筑标准提供科学依据,并对建筑设计、施工单位实行问责制。 

  从北京领奖归来,当记者向范立础表示祝贺时,他语重心长地说:“与得奖相比,我更希望防震意识深入人心。一次地震灾难,可能毁了几十年的建设啊!”他还透露,在国家“985”平台二期项目的支持下,一个世界首创的四线台震动台正在同济大学嘉定校区建造,届时可以完成全球最先进的地震模拟试验。 

  愿做桥梁,让学生踩着肩膀成长 

  问起范立础,为什么会与桥结下不解之缘?范院士饱含诗意地告诉记者:“桥是人类发展的使者和帮手。没有桥的发展是艰难的,历史上曾经有过多少名城,因为没有桥而水运式微,日渐衰落。桥让城市与城市相连,让信息与信息交汇。” 

  “我要做一座桥,我就是一座桥。”恩师李国豪院士的这句话,范立础记忆犹新,“没有李国豪老师,就没有我的今天,所以我要像他那样成为一座桥,让更多的学生踩着肩膀成长。” 

  “是座桥就得有无私的胸怀。”范立础说,“教师就应该有教无类。”在漫长的教学生涯中范立础始终恪守这个信条。他认为,教书育人不能按最差的水平来教,这样的话,好学生就学不到东西;人才划分的标准应该多元化,更不要去要求每个人都变成精英,但每个人都应该通过教育成为人格健全的人。 

  学生们都非常喜欢听范先生的演讲,因为它充满智慧与想象力。一名学生告诉记者,范老师曾经向他们讲起开着汽车环游世界的故事:“说不定哪一天大家就能开着汽车从南美洲,经巴拿马运河到北美洲,过白令海峡到亚洲,然后到欧洲。现在北欧好几个地方都有了跨海大桥,一路开呀开,开到非洲,绕着非洲大陆,到亚洲,再回到中国。”范先生娓娓道来,学生们听得如痴如醉,笑声、掌声响成一片…… 

  《中国教育报》2010年1月25日第1版 

Copyright © Civil Engineering Academy Museum of Tongji University 同济大学土木工程学院院史馆

联系电话:021-65989877   邮件:limintj@tongji.edu.cn

技术支持:维程互联